群学会   >   佛学  >  正文

不慎怀孕又不能生下怎么办?看看在家女居士的稀有经历......

我叫魏淑芸,43周岁,家在秦皇岛市。我信佛,平常念佛,愿生净土。2012年1月25日(正月大年初三)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心想儿子都21岁了,决不能生下来。我学佛知道,堕胎是杀生,不能堕胎。可这胎儿又不能要,怎么办?真是陷入了两难,当时的心情真是非常地痛苦,真是愁死啦!

    惶恐不安求善友  祈请慈父满心愿

    1月27日,我上电脑QQ,正巧吾秀师兄也在线上,我就和她说了这件事,她很同情,跟我说:“这件事很难办啊,只有念佛,听佛安排吧,念几天佛,给孩子讲道理,劝念佛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我念了几天,但是心里还是没把握。

    我又想起哈尔滨的宝心(网名)师兄,他的父母在秦皇岛,他来秦皇岛看父母时,跟我们这里的许多莲友一起分享过善导大师净土教法,大家都很愿意听。

    去与留,尊重胎儿生命权

    2月6日,老公催我去医院打胎,他担心胎儿长大,再做流产困难大,母亲要多受罪。

    我问宝心师兄:“胎儿怎么还是没离开呀?怎么办呐?”

    师兄说:“你们不给孩子时间,想法不近人情。可以给他定一个时限,完成祈愿单。”说我们太不近人情,只顾大人自己,没从孩子的角度考虑。站在孩子的角度来看,“去”与“留”是天大的事,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,需要时间。况且已经得入人胎,机会实属不易。做出“终止受胎、舍离做人机会”这样的决定,对他来说尤其是难。所以,应该给孩子时间,给一个时限。

    经师兄这么一说,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个理儿,很后悔没从孩子的角度换位思考。我决定听从师兄的说法。

    晚上老公再劝我上医院打胎时,我火一下子上来了,跟他吵了一架,他很不理解我的想法、做法。我伤心又痛苦,流着泪跟老公说:“我再怎么遭罪也抵不过孩子的一条命啊,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2月7日,早课完以后,我又和孩子沟通了一会,希望他在13日(周一)之前离开,最好是选定在12日(星期天)。因为礼拜一我就要去医院了,实在不好再拖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,尽管每天我都和他沟通,劝他念佛,求生极乐世界,但是心里一直没底,到底能不能去,我也说不准,总是半信半疑的。心想,我尽力做,他能不能去,就看缘分了。转念又一想,只要相信佛,全身心地靠倒阿弥陀佛,孩子一定能去的。就在这种矛盾交替的焦虑中,我日日念佛祈求。

    弥陀愿力加持   胎儿离开母体

    2月12中午,13点30分左右,上厕所时流血了,感觉不对,直觉告诉我:流产了!这是妊娠的第49天。我喜出望外,孩子真的自己离开了!

    此时祈愿10万声佛号还没念完,是到当日晚上才完成的。

    13日,早上8点半老公和我去了医院。妇科的女大夫给我做了检查,检查结果死胎。这位女大夫也信佛,我就和她说了前面的整个过程,她说:“孩子真的走了,现在已经是死胎了,得给胎儿拿出来,子宫也得再清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从医院回来,我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宝心师兄!师兄在电话那边听了,跟我一样非常高兴,说:“太好啦!真为你高兴!感恩阿弥陀佛!也要感谢这个通情达理的胎儿!”

    是啊,感恩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救度,我这个有善根、有智慧、有勇气、有福气的胎儿宝宝,作为母亲,我们今后将在极乐世界永相伴…...

    千难万难挡不住   弥陀誓愿显神威

    静来细思,万难之事,竟得以成行,背后的力量在哪里?

    妈妈的两难:意外怀孕,不能要,又不能堕胎,苦不堪言!

    胎儿的两难:是留? 是去? 痛苦的抉择。

    沟通之难:只能妈妈这边单向“商议”,胎儿那边“通不通”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外有家人不理解的压力,内有自己心中焦虑游移,妈妈要想坚持,难!胎儿每天发育成长,越来越大,时间不容等待,难!以上诸难,岂止两难!以常识、常理来推断,此事若成,几不可能。

    由此方知,背后的力量强大无比——阿弥陀佛光明名号摄受力,称名功德,不可思议! 不但避免堕胎杀生,更接引胎儿往生光明净土。真可谓:摄万难有大依靠——专称佛名,化祈愿为眼前事——有感必应!佛恩广大,唯诚报答。称名必生,是报恩行。

热门推荐

ICP备案:粤ICP备18127096号-1 群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