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学会   >   创业  >  正文

赚钱的秘密(心法)

是穷人遵守游戏规则,还是富人遵守游戏规则?

大概率是富人遵守游戏规则。

穷人卖东西,是看人要钱。

看对方有钱就多要点儿,看对方拮据就少要点儿,做生意完全没有章法。

穷人喜欢拿别人的生理缺陷开玩笑。

我秃顶,一直弄个大光头招摇过市。

我在南方呆了3年多,没人拿我的秃顶开玩笑。

到了北方,一群穷B就喜欢消遣我,说热闹的马路不长草,聪明的脑袋不长毛。

跟穷人打交道,是非常累非常累的。

因为我是穷人,我对穷人稍微有点儿了解。

小A买了一辆车,被邻居家的小孩把玻璃砸了。

小A找邻居理论,邻居说,要是你不买车,他会砸你玻璃?

小A苦笑一下,说:大爷,我错了。车,确实停的不是地方。

邻居没有屌他,转身走了。

随后邻居到处说,我早看他不顺眼了,买个车,牛逼个毛呀,马勒戈壁。

小B,他老婆跟村里的通奸。

这事儿大家都知道,最后他也知道了。

面对这样的难题,他是怎么化解的?

直接对媳妇说,下不为例。

很多嘲笑他没种,有天他喝多了。

他说村里玩通奸的人,又不是我老婆一人,难道各位的老婆都干净?

周围的人回应,嘴巴放干净点儿,胡说八道,打死你。

事后,小B对我说,村里通奸的,比比皆是。

为什么他们都笑话我呀?哈哈,因为我是残疾人,因为少了一条腿,好欺负。

大家都说除恶扶弱。现实是啥?大家都尊重强者,欺负弱者(弱弱相残)。

村里的风景,跟城里的风景,还是不一样的。

当然,有些城市,确实就是一个大农村。

比如青岛,就是一个大农村。

除了楼啊路啊像城市的,其实大部分青岛人,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

一说话,大家就感觉出来了,满嘴都是蛤蜊味,非常恶心人。

一个城市,文明不文明,还是由外来人口决定的。

为什么农村不文明?没有外来人口呀。

为什么城市不文明呀?外来人口少,来留学的人少,来跨国经商的人少。

大家赚钱,尽量去大城市,尽量跟已经赚钱的人合作。

大城市作恶成本高,已经赚钱的人作恶成本高。

为什么大家招员工,都喜欢高学历的人。

高学历的人,作恶的成本高,自然作恶的概率就抵。

大家招工,一般都喜欢招女工。

说白了,还是女工作恶的成本相对低点儿。

西方认为:人性非常坏非常坏,所以必须用制度用监督,去杜绝人作恶。

我们认为:人之初性本善。老说我们多善良,多勤劳,结果满大街都是作恶的人。

作恶没有成本,大家就喜欢作恶。作恶有成本了,就没人作恶了。

卖假货,算违法的话,超市得倒闭99%。

卖过期食品,算违法的话,这生意都没法干了。

赚钱,习惯性跟已经成功的人合作;赚钱,习惯性想想,我怎么赚全球的钱。

真正的意识,是全球意识。

我没有意识,但是我能跟任何人连接上。

我们的意识形态是啥?我们是超级大国,大家来我这儿玩,必须以德服人。所谓的以德服人,不过是我用道德绑架你,你必须摇尾巴。人家在我们这儿,赚了N个亿,一毛钱没援助我们。只是在抖音说句:我爱你,中国。大家都沸腾了,点赞过1000万,留言超过3000万。对于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我们非常在乎。对于实实在在的利润,我们反而看不见。

在山大留学的“国际友人”,我不想再说了。

我只能说,在日本,几乎看不到黑人。

同样,日本卖淫合法,其实在日本卖淫的,多是韩国人,多是中国人。而且中国人,还不接待中国人。大家到日本,去玩了,结果发现,哎呦,对方怎么是韩国人呀。

以上这些事儿,太大了。

我说点儿比较小的事儿。

我们赚钱,就是赚有钱人的钱。或直接跟有结果的人服务。而不是找一群一无所有的哥们儿往前冲。草创阶段已结束,现在强强联合起来吞噬弱者,弱者又习惯性飞蛾扑火孤注一掷,结果是穷人更穷,富人更富。有人说矛盾激化到一定的程度,又会…

我说放心好了,农民全消失都没事儿(我知道说这句话骂我的人非常多非常多)。

现在种地,可以机械化。

有人说盖楼呀,离不开农民。我说这个还是可以机械化。

有人说没有农民,谁打扫大街呀。我说这个还是可以机械化,甚至智能化。

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,因为少了农民,而生活质量下降。

类似美国,种地的人有多少?万分之一而已。

现在的农民,要么升级做工人,要么升级学个机器干不了的技术,不然以后出来混,非常难非常难。我说的非常难,不是找不到工作,是拿不到高薪。

现在我们这些屌丝,怎么赚钱?

要么卖产品,要么卖服务。

我对卖产品,一点儿兴趣都没有。

我只对卖服务感兴趣。

我所说的服务,是留学咨询,考研咨询,职场咨询,因为这些卖点100%合法,可以放大100倍1000倍,因为国人的共识是再穷不能穷教育。赚钱,就是循环共识经济,做意识形态方面的连接。而不是说,我想做啥就做啥,是对方想做啥,我习惯性辅导下。如此而已。

推荐
热门推荐

ICP备案:粤ICP备18127096号-1 群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